星斗挪移

磕哪对乃我本意,写哪对是我本心。

《我有特殊的催稿方法》

责编博X漫画家肖

预设为同性接受度较高的社会。

【第一话★Deadline狂魔】

王一博刚坐到工位上,就觉得周围所有人投射过来的眼光都有点不太对劲。

硬要说哪里不太对劲,大概是……里面少见的带了那么点……怜悯。

果然,二十秒后,“王一博,来我办公室一趟。”主编陶小桃从总编室里探出头来,朝着王一博的工位喊了一声。

“嗯,这就来。”

王一博这句话一出,周围人眼里的怜悯又上升了一个层级,连那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做料理”的社长也穿着还没来得及脱下的围裙,沉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觉得自己像是个临危受命、慷慨赴死的勇者,从工位到总编室这短短几步路,愣是走出了一股“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味道,同事们在易水河畔为他壮行,再加个击筑的高渐离就齐活了。

等王一博看到陶小桃手里的资料时,他觉得同事们的反应一点也不夸张。此刻的自己,不是荆轲,胜似荆轲。人家好歹还能求个身死,一了百了,自己现在却即将面临钝刀子割肉,日夜煎熬,永无出头之日。

“小赞,是我想的那个小赞吗?”他还在做最后的努力。

“对,就是你想的那个小赞,《北宸》的原作者,或者,”陶小桃把额前的一缕碎发拨到脑后,看向表情逐渐崩坏的王一博,“也可以叫你们给他起的外号——业内知名鸽子精,Deadline狂魔,都行。”

“你饶了我吧,桃子姐,这人只有小白姐才能治。”

“正是因为小白姐被公司派出考察学习了,所以我才要交给她的徒弟你啊。”

陶小桃停下了手里的工作,一动不动地盯着王一博,“副刊人手足够,APP的维护也不需要你,外刊的作者采访也没什么问题,其他同事手里都有活,所以呢,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一般来讲,陶小桃的话说到了这份上,基本上就意味着事情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好吧。”他无奈地点点头。

出了总编室,手机响起,“一博啊,今天方便吗,可以来取画稿了。”对面的女声十分温润有礼,却中气不足,像是身体不太好。

王一博挂了电话,跟隔壁工位的木木交代一声,拿着外套,出了门。

公司有四辆配车,方便编辑外出取稿,王一博到的时候,正好还剩下最后一台车。

“这算是今天唯一一件幸运的事了吧。”他叹了口气,发动汽车。

凡是当艺术家的,好像总是有那么点怪癖,其他漫画家也或多或少都有些不太好搞定的地方,快到截稿日那几天,办公室里每天都在上演“悲惨世界”。但王一博目前负责的这位念之老师,却是非常好对付,交稿从来都是提前一周的,分镜也没什么问题,要不是身体不好,估计会亲自把画稿送公司来。以前大家总是会调侃,王一博应当是拜对了什么神或者幸运值爆满才会碰到这样的工作伙伴。没想到人生这么刺激,给一直在走上坡路的他突然来了一个急速漂移,差点给他甩出去。所以说,大吉还是大凶,谁又说得清楚呢?

从念之那里取完原稿,王一博看着放在副驾驶位上小赞的资料,心里默默计算着截稿日:还有一周。《北宸》一话是30页,小赞虽然出道时间不长,但也画了三年了,一天大约能画两页左右,30页满打满算也得两周多,现在应该已经画了一半吧。不,不能这么乐观,那……30%差不多吧,再不济,20%?

呃,但愿吧。

但愿……

保险起见,他还是决定先去见见这位小赞老师。

其实说起小赞,也算是个传奇了,出道不到三年作品就登上了《IMAGINATION》这个业界分量最重的漫画杂志,一上线便以独特的画风和炸裂的打斗场景闻名于ACG圈,剧情也一直没掉链子。有人曾戏言:十个阿宅里至少有七个看过《北宸》,七个里至少有五个是死忠,五个死忠里至少有四个氪金数量达到了2k软妹币以上。这话是不是真的没人证实过,但《北宸》实红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原作者之前只公开发表过一篇短篇作品的基础上的,听闻他本人还不到三十岁,说是天才,也丝毫不为过。

大概这就是天才与常人的不同之处吧,在拖稿方面,王一博如此想。

第一次去别人家,总不好空着手,考虑到是重庆人,送辣一点的东西应该不会出错。可是,辣的东西,也太难想了吧,街角有一家绝味鸭脖,王一博差点就没忍住走了进去,又生生被仅存的理智控制住,第一次去见业界知名的漫画家,提一袋鸭脖,怎么想怎么磕碜。

“还是买点小点心吧,不那么甜腻的就行。”他挑了几样,吩咐店员打包好,带上车,输入小赞家地址。

蛋糕店的店员们捧着一张花痴脸,看着王一博面无表情的驱车绝尘而去。

“好帅啊。”店员甲说。

“而且那么年轻就有车了。”店员乙说。

“不是他的车,你们没看见车上写着《IMAGINATION》杂志社吗?”店员丙反驳道。

“不重要,重要的是真的好帅啊。不过应该是有伴侣了吧,点心大概是给对方买的。”店员丁说。

店员甲乙丙丁都露出了一副惋惜的表情。

王一博突然打了个喷嚏。

“一定是刚刚店里的空调开太低了。”他想。

小赞家不是很远,幸运的是,人也在家。他摁了门铃,已经做好了迎接一个性格阴郁,面色阴冷,自带冰山气场的人的准备。

“来了来了,谁呀。”来开门的青年一身简装,白T恤干干净净,牛仔裤妥帖合身,许是午睡过后不久,头顶还有一两撮偷偷翘起来的头发。午后的阳光热烈地扑到他的身体上,他用手去挡,眉眼处氤氲成一片阴影,这才显出秀逸的眉和清冽的眼,鼻梁俊挺,嘴唇动了动,颤抖出轻微的弧度,却是一句颇有些毁气氛的话:“你是谁?”

王一博把脑子里那句“这么顺眼的人咋就是个鸽子精”甩出去,匆忙腾出手来,一边从上衣口袋里摸名片,一边自我介绍:“小赞老师你好,我从今天开始担任您的责任编辑,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对面的人接过名片,带着人进了屋。

“总编已经通知过我了,合作愉快。”他笑了笑,露出整整齐齐的八颗牙。

王一博有那么一点点的愣神,不过只有极其短促的一瞬间。他立马反应过来,打算先说点别的,“我们加个微信吧,好联系。”

“行。”他拿出手机,对着王一博出示的二维码。

常规操作完成,王一博又七拐八拐地尬聊了会,才进入正
题,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您画了多少了?”

“嗨,别叫我您,听着怪别扭的,叫肖战吧,我真名。你喝点什么?”

“都行。”

“啤酒?”

“我开车来的,不是,我想问……”还没说完,对方又十分殷切地问:“可乐怎么样。”“可以,不过……”

“我知道,你今天来是想问原稿对吧。”

王一博点点头。

“还没画。”他的语气就像是在说“还没吃饭”一样轻松。

王一博坐不住了,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什么?还没画???可是已经,已经……”

“已经只剩一周了,你是想说这个吗?”

“你怎么还能这么悠闲呢?”王一博匪夷所思地看着眼前这个人,突然意识到前任编辑白岑那快要吊到下巴上的黑眼圈是怎么来的了。

“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画不完。”肖战无所谓地说道。

“可是你画完我还要校对,还要查看分镜有没有问题,还要跟印刷那边协调时间,要是有个意外,搞不好还得返工修改,后期时间会非常赶。”王一博几乎是死守着不能发火的底线,咬牙切齿地说出这番话来的。

肖战回了他一个“你们辛苦了”的表情,然后依旧毫无动作。

他这幅样子,传达出了一个很明显的讯息:就是我不打算画,爱咋咋地。

“行吧,那从明天开始,我来敦促您画,直到原稿画完为止。”对于这种喜欢踩死线的拖稿狂魔,小黑屋试炼是最行之有效的催稿方式,王一博虽然还没在别的漫画家那里试过,但现下看来,不得不用了。

“诶,不是吧,这么狠,你这个人长得这么斯文能不能也用一点斯文的解决方式啊。”肖战急了,拉住了王一博的上衣。

“小赞老师,我希望您能明白,时间真的已经很紧张了,您这边要是拖稿的话,后面的工作都是很难进行的,您也不想最后刊登的是作画有问题,分镜乱七八糟的作品吧。”

王一博满脸诚恳的这么一说。肖战也就不太好意思直接开口怼,于是松开了拉着他衣服的手,低着头思考对策。

见状,王一博迅速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往门外跑,“那我就当您答应了,明天见。”

原地蒙圈的肖战还没回过神来,品过味来才冲着门口大喊:“我这不是没答应吗?”

没听见回应,只听见楼下王一博的车的油门声。

“这一脚估计超速了。”

他预估的没错,王一博此刻想的是:有多远走多远,跟鸽子精待久了,自己也变成鸽子精了怎么办。

未完待续

这里加一个我对于杂志社的设定,方便大家理解。

————————————————————

IMAGINATION杂志社
主刊:刊登有热度,有人气的长篇连载作品和人气漫画家的短篇作品,一般长篇为黑白,短篇为彩页。连载方式分为每周连载和隔周连载两种。

副刊:刊登潜力小新人的出道作,短篇居多,也有一些热度不如以前了的主刊作品会被移到副刊上来。除此以外,还有轻小说的连载。

外刊:人气作品的角色排名,知名漫画家的采访,动画资讯,周边售卖资讯,还有一项用来衡量作品受欢迎程度的排名,也是文中《北宸》的人气指标。

APP:涵盖了版权在IMAGINATION的日漫作品和正版周边购买渠道,还会售卖漫画家签售会和见面会的门票。

ps:打个广告,合集里最新发表的新文,大家也瞅瞅,行吗?

评论(21)

热度(1268)